首页
当前位置:湖州社区大学 > 理论探索 > 理论探索 > 正文
理论探索
 
      理论探索
 
学习型社会的建设路径及评价标准
 

   来源:网络   点击:
 

一、“学习型社会”的提出及内涵

“学习型社会”这一概念最早见诸于美国学者、芝加哥大学校长罗勃特•哈钦斯于1968年所著的《学习型社会》一书。1972年5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国际教育委员会提出的《学会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的报告书,对“学习型社会”这一概念作了具体论述。此后,相继有许多学者对“学习型社会”从理论到实践进行探索,丰富了“学习型社会”的理论体系。从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学习型社会”理念逐渐进入一些国家的政策文件,成为社会发展的实践。当今,建设学习型社会已经成为世界发展的趋势。

我们国家,在学术界于20世纪80年代引进了“学习型社会”这一概念,在党和国家层面提出“学习型社会”理念和主张是从21世纪初开始的。2001年5月15日,江泽民同志代表我国政府在亚太经合组织人力资源能力建设高峰会议上,把“构筑终身教育体系,创建学习型社会”作为五点主张之一,明确提出要创建学习型社会。2002年9月,他在北京师范大学成立100周年的纪念大会上再次呼吁“逐步形成适应终身学习需要的学习型社会”。此后,建设学习型社会作为奋斗目标和战略任务先后写入了党的十六大、十六届四中全会和五中全会报告以及党的十七大报告,去年又写进了《教育规划纲要》。

那么,“学习型社会”的内涵是什么呢?综合国外和国内学者的研究成果,总结我国有关实践经验,以及对党和国家有关文献的学习领会,我们认为,全民学习、终身学习是学习型社会的核心内涵,以学习求社会及成员科学发展的过程是学习型社会的本质。具体讲,学习型社会是以社会学习者为中心,以终身教育体系、终身学习服务体系、学习型组织为基础,以形成终身学习文化为基本特征,能保障和满足社会成员学习基本权利和终身学习需求,从而有效地促进社会成员全面发展和社会价值得以充分实现,以及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一种开放、创新、富有活力的新型社会。

上述表达,明确了下列三个基本问题:

第一,明确了“一个中心”:以社会学习者为中心。

第二,明确了“两个目的”:促进社会成员全面发展和社会价值得以充分实现;促进社会可持续发展。

第三,明确了“四个关键构件”:学习型组织——学习型社会之“基石”;终身教育体系和终身学习服务体系——学习型社会之“架构”;终身学习文化——学习型社会之“灵魂”。

把握“学习型社会”的内涵,最重要的是把握住“学习型社会”的四个构件,把它们建设好了,学习型社会也就基本形成了。

二、建设学习型社会的路径和对策

(一)积极推进各类学习型组织建设

各类学习型组织是学习型社会的基础构件。学习型社会实质就是由一个个学习型组织构成,没有一个个学习型组织的创建,也就没有学习型社会的形成。学习型组织包括学习型家庭、学习型企事业单位和学习型团体、学习型城乡社区、学习型城市、学习型政府、学习型政党。我们要以学习型城市、学习型城乡社区、学习型企业、学习型机关、学习型政党建设为重点,抓好各类学习型组织建设。

1.学习型城市建设。城市是人类社会高度集约的地域类型,学习型城市则是城市发展的新阶段、新高度,是学习型社会的“缩影”。学习型城市的创建与形成,可以有效地发挥其引领性、辐射性、服务性、基础性等功能,从而有效地推进学习型社会的建设。学习型城市建设的着力点,一是要与创新型城市建设紧密结合;二是发挥学习型城市在整个学习型社会建设中的引领作用和辐射作用,大力推进学习型社会四构件建设;三是学习型城市建设应强化过程意识,重视特色创新,注重整体推进,运用边研究、边实验、边总结、边推广策略;四是进一步推进其建设模式的改革创新,形成由党政主导下的“多力合一”共建模式;五是进一步建立和完善学习型城市建设的管理体制,形成一个由决策、执行、参谋咨询、监督、反馈五大子系统构成的、相互联系、有机结合、封闭回路的管理网络系统。

 
Copyright © 湖州广播电视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最佳效果:1024*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