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位置:湖州社区大学 > 理论探索 > 理论探索 > 正文
理论探索
 
      理论探索
 
兰岚:论日、韩终身教育立法的嬗变及对我国的立法启示
 

   作者:Admin       来源:《终身教育研究》2020年第1期   点击:
 

【作者】兰岚,教育学博士,法学博士后,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江苏开放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兼职研究员

【摘要】继法、美两国在终身教育领域的开创性立法之后,日本、韩国始于20世纪90年代的终身教育专项立法尝试与立法修订,推进了亚洲地区的终身教育立法进程。两国终身教育专项立法的诞生并非一蹴而就,其间经历了较为曲折的立法演进,最终文本基于各自国情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终身教育体系的庞杂决定了终身教育立法准备工作的长期性和复杂性。我国已进入终身教育立法的准备阶段,通过日、韩终身教育立法思想及发展脉络的研究,揭示立法探索中经历的曲折和遭遇的瓶颈,进一步阐释终身教育立法的发展规律,为我国终身教育立法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可供参考的建议。

【正文】
 

  一、问题的提出

  21世纪以来,随着社会变革的加剧、知识更新的加速、人口结构的老龄化,以及教育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要求,推进终身教育发展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个共同选择。许多发达国家将终身教育作为指导思想来改革现有的教育制度,引导本国的教育走向。推进终身教育、构建终身教育体系、营造学习化社会,已经逐渐成为当今世界各国的共识和教育追求的三大目标。

  为了充分挖掘终身教育在促进教育事业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潜力,发达国家采取公权力介入的方式增加学习机会、丰富学习形式、营造学习氛围。公权力的行使必然要求配套的体制与机制建设,于是,法制化的推进方式成为一项重要选择。目前,国际社会已有4个国家相继出台终身教育的专项国家立法。法、美两国率先于20世纪70年代出台了国家立法,这两部立法具有鲜明的时代性特征,开创了世界终身教育立法的先河。在这两个立法先驱的带领下,亚洲地区也开始了终身教育的立法探索与尝试。日本于1990年出台了《终身学习振兴法》(又译为《生涯学习振兴法》),韩国也在1999年通过了《终身教育法》。日、韩两国与我国同属于大陆法系(成文法系)国家,其立法经验对我国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通过这两个亚洲国家终身教育立法思想及立法实践发展脉络的研究,可以揭示立法探索中可能经历的曲折和遭遇的问题,阐释终身教育立法的科学发展规律,为我国终身教育立法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借鉴。

  二、日本终身教育立法体系分析

  1.日本终身教育法律体系的发展脉络

  日本在二战当中曾遭遇重创,但在战后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内,迅速由一个战败国崛起成为世界经济强国。日本经济的快速崛起与技术创新是分不开的,在这背后教育发挥了重要的支撑作用。日本政府一贯重视国民教育,同时,经济的发展和积累也进一步反哺教育。日本较为关注教育领域的发展和动向,能够迅速捕捉国际社会最先进的研究成果。在终身教育领域,日本无论是教育实践还是立法探索方面,都走在了世界前列。

  1965年,日本政府派代表参加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持召开的第三届国际成人教育促进会议。会议之后,日本翻译并出版了大量有关终身教育的文献与著作,国内掀起了推广终身教育理念的热潮。此后,在中央政府的积极倡导下,地方政府开始了终身教育实践的具体推进工作。据1973年统计数据,当时正在编制长期教育计划的14个都道府县中,有8个将“终身教育”理念纳入其中,另有5个则把终身教育包含在社会教育领域予以积极推行。此外,日本政府从1971年以来召开了多次教育会议,每次会议的内容都对终身教育有所涉及。其中,1971年4月召开的教育审议会,首次以“处在社会结构急剧变化之中的社会教育应具有的模式”为题,指出“为了最大限度地开发每个国民的个性和能力,终身教育观念的导入和学习的终身化极其重要”。这次会议之后,终身教育作为社会教育的

 
Copyright © 湖州广播电视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浙ICP备10039878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