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位置:湖州社区大学 > 理论探索 > 正文
理论探索
 
      理论探索
 
吴遵民、赵华:我国社区教育“三无”困境问题研究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2018年第10期   点击:
 
权利;国家应负起统合教育资源、提供学习机会的责任;社区教育不应以经济性或功利性的发展目标为导向,而要着力推动个体实现以提升精神品质为目的的价值转换。上述共识的形成非常重要,对明晰社区教育的基本功能与内涵,尤其是推动专项法律的制定、完善或修订,都将起到理论奠基的重要作用。

  另一方面,就社区教育的顶层设计来看,自终身教育思想在我国普及以来,尤其是伴随实验区、示范区实践探索的推进,基层的社区教育已取得巨大进展,但同时也面临更多难以突破的困境与障碍,比如社区教育行政体制机制的建立与归属问题、社区教育工作者的培养与职称系列的专设问题、社区教育设施的经费来源与具体运作问题等,都需要在制度层面尤其是通过国家专项立法的途径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与明确规定才能解决。然而,立法又是一个极其慎重与细致的工作,尤其是涉及社区教育的立法,必须要厘清社区教育与学校教育及其他教育形态之间的关系,还必须明确社区教育在整个终身教育体系中的地位与作用(如图2),并对社区教育的设施建设、人员培养、经费来源等作精准把握与设计。而上述涉及立法的基本内容都需要实践层面的经验支持,最终凝聚智慧、形成共识才能落实于立法的框架与条款的制定之中。为加快这一进程,建议在国家层面组建社区教育专项立法起草小组,通过顶层设计有力推动社区教育相关法律的早日制定。

  (二)建立专项经费投入机制,保障资源有效供给

  社区教育能否在实践中发挥更大作用,持续稳定的经费保障是尤为关键的因素。建议在教育部和人社部设立社区教育的专项财政拨款机制,明确社区教育在国家和地方财政中应该占的固定比例。之所以建议由教育部和人社部两部门合力,是因为基层的社区教育基本由地方政府托管,教育部门大都只提供人力的支援。再就拨款机制的具体内容而言,可以按照社区常住人口进行分类划拨,如可以以地区经济发展程度的高低为依据划分为一元以上(含一元)、五元以上(含五元)、十元以上(含十元)三个档次,各地则可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经费档次的申请。社区教育一旦得到固定经费的支持,全民终身学习的促进和个性化发展的需求就可以得到基本的满足与保证。

  除了政府出资以外,我们还应充分动员社会力量,挖掘社区资源。对此可以通过地方政府的协调与统筹,对辖区内的各种教育资源予以统筹与调配。积极利用现代化技术手段,如大数据、云计算等互联网平台的构建,可以使教育资源得到更加有效和均衡的利用。对此建议有条件的地区可以建设社区教育资源共享平台,通过集中调配、有效利用的手段,确保社区教育资源供给的均衡、市场运营与公益服务的均衡、城乡分布的均衡、年龄人群的均衡等,使社区教育的资源生生不息、络绎不绝。

W020190725324842686580.png

图2 终身教育体系图

  (三)制定准入与培养机制,不断提升社区教育工作者的专业水平

  从事社区教育的工作人员是保障社区教育顺利开展的专职群体,这个群体只有在工作环境中始终保持高度的专业性,才能有效提升社区教育的质量并满足基层民众的教育需求。

  为保证社区教育专职队伍的专业化水平,首先必须在源头上开拓专业化培养路径。国外社区教育领域的专职人员都系大学培养,因此建议我国在高等教育学科领域增设社区教育学的专业。在初始阶段可以先由部分有条件的师范类院校予以试点,待学科建设、课程设置成熟以后再予推广。其次是建议建立社区教育从业人员的上岗准入制度。换言之,任何一个与社区教育有关的工作岗位都必须通过资格审查、现场面试及试用期考察的过程才能录用。就准入门槛而言,不仅申请者必须具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而且必须至少接受60学时与社区教育有关的课程研修或在基层社区有半年以上实习经历的人员才能被视为具有基本的资

 
Copyright © 湖州社区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学府路299号 邮编:313000   浙ICP备10039878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