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位置:湖州社区大学 > 理论探索 > 正文
理论探索
 
      理论探索
 
吴遵民、赵华:我国社区教育“三无”困境问题研究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2018年第10期   点击:
 
向的推进作用,但体制机制的不健全,尤其是作为人才培养的专门机构——大学,至今没有设置相关专业,没有制订具体培养计划,甚至没有有效参与社区教育发展的专业指导,这一从源头上就形成的制度缺陷,无疑为社区教育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带来了致命的弱点。现在各地的通常办法是,由社区学校或社区教育主管单位向转职换岗的从业人员授聘书或签订聘用合同,但因在专业人员培养的源头上就呈现出空白状态,加之在录用上又未实施严格的准入制度,直接导致目前社区教育从业者队伍的专业化程度低、素质参差不齐、整体开展效果不佳的弊端。加上兼职人员变动频繁、流失严重,更加剧了社区教育整体教学质量的不稳定。有调查数据表明,工作时间长达3-5年的兼职人员占整体社区教育志愿者的比例不足20%,而相当比例的兼职人员则因待遇低而在一个聘期结束后选择离开。兼职人员队伍的不稳定也同样加剧了社区教育满意度的降低。(李佳萍,2014)

  (三)培养无专门路径、进修无专项计划

  如上所述,社区教育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领域,不同于传统学校教育,不仅服务的对象老少兼有,工作内容包罗万象,而且教育内容与方式也极其多元而繁杂。因此,其从业人员不仅要具有教育学、管理学、社会学、运筹学、领导学等方面的专业知识,而且还要拥有广博的文化知识与组织才能。

  2013年,教育部第一次对社区教育工作者的岗位设置和岗位要求提出了指导意见,指出社区教育工作者(前文提及的社区教育专职人员),须分为社区教育的管理人员和专职教学人员两类。前者系指社区教育管理的工作人员,具体负责管理、引领、落实、督导社区教育的发展,因此要求具有社区教育的基本理论知识、管理的基本方法,并具备大学专科以上的学历及一定程度的管理工作经验。后者则指专职从事社区教育教学、理论研究和学习辅导等工作的专业人员,包括了各类社教机构的在职教师,他们在协助管理者开展日常工作的同时,还负责承担具体的教学工作,因此要求具有教师资格,并具备一定的社区教育专业理论、业务能力和课程教学研究的能力,同时需要具备一至两门适合社区培训的专业理论知识和技能。(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2013)上述规定虽然对完善社区教育的专业队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但由于仍然没有在源头上建立专业的培养路径,没有形成职业提升的基本制度,而单纯依靠由其他机构转岗而来的人员,要想完全胜任或满足以上领域的专业特质,则几乎是不可能的。简言之,在培养路径基本缺失的状况下,以上要求实际上也就成了一句空话。虽然在2016年教育部等九部门出台的“意见”中开始鼓励高等学校、职业学校开设相关专业,并引导相关专业毕业生从事社区教育工作,同时要求加大社区教育队伍的培训力度,探讨建立志愿服务体系的可能,(教育部,等,2016)但在笔者看来,上述意见都还只是一种探讨式的建言,社区教育因为整体法律框架中缺失对其基本性质与基本地位的认定,而单纯依靠政府某些部门的一个不具约束力的行政意见就想改变现状,看来这也只是一个无奈之举而已。

  四、走出社区教育“三无”困境的若干对策建议

  为了走出社区教育的“三无”困境,实现社区教育在民众精神文明素养培育与和谐社会构建过程中的应有作用,笔者特提出以下对策建议。

  (一)加快立法进程,明晰社区教育功能定位并做好制度的顶层设计

  要实现社区教育的可持续发展,尤其是达成全面繁荣、均衡布局的既定目标,就必须坚持做好制度性的顶层设计,明确社区教育在教育体系中的定位。

  一方面就社区教育的功能定位而言,虽然各种解释与描述众说纷纭,但一些关键性的共识正在形成,比如:终身教育应是每个公民应该享有的基本

 
Copyright © 湖州社区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学府路299号 邮编:313000   浙ICP备10039878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