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位置:湖州社区大学 > 理论探索 > 正文
理论探索
 
      理论探索
 
吴遵民、赵华:我国社区教育“三无”困境问题研究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2018年第10期   点击:
 
从事社区教育服务的各类人员。目前,我国社区教育工作者队伍不仅面临总量匮乏、来源分散、素质不高等突出问题,而且在岗位设置、职责定位、技能要求、培训途径等方面也遭遇严重瓶颈,尤其是专业技能的培养、职称职务的升迁和评定、薪酬待遇的确定等都处于难以为继的尴尬境地。

  (一)人员来源分散,无准入机制

  社区环境的多元性和个性化,决定了社区教育发展需求的多样化与复杂性,这就要求社区教育工作者的教育理念和知识结构都应有一个较高的水准,即不仅需要懂教育,更需要懂社区教育,因此社区教育工作者的专业化问题尤为重要。

  但现实的状况却是,社区教育的专职人员,尤其是管理者的任用,大多依赖于教育部门的派遣或社区内其他行业人员的转聘。对此,教育部曾在2000年、2004年先后印发过《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社区教育实验工作的通知》和《教育部关于推进社区教育工作的若干意见》。前者对社区教育工作者队伍的来源作了规定,即可以从“区(县)、街道(乡镇)、居委会(村)现有教育单位的部门人员、学校师资,其他单位的科研人员、专家、学者和离退休人员以及有一技之长的人员”中予以选用;后者则对志愿者队伍的作用与构成进行了界定,“专职人员为骨干,兼职人员和志愿者为主体”,“专职人员依赖既有教育行政管理人员和教师队伍统筹解决,兼职人员则通过充分调动社区内各行各业人员的积极性而使之成为重要力量”(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2000)。

  受上述文件的影响,包括实验区、示范区在内,各地社区教育的专职人员基本都是由教育事业单位或其他与教育有关的行政部门转岗而来,其中从中、小、幼等普教系统转岗而来的尤为普遍。比如,上海市闸北区自2001年起先后五次从各中、小、幼及其他教育事业单位挑选教师组建该区社区教育辅导员队伍;天津市河西区从学校中抽调中青年教师作为社区学校专职教师;哈尔滨市南岗区则制定了“选派制度”,从中小学抽调精干校级后备干部进驻街道办事处作为社区教育的负责人,同时选派教师作为社区教育的专职教师。(李佳萍,2014)

  需要强调的是,社区教育不是正规学校教育,与其他教育领域相比具有自身鲜明的特点,因此转岗而来的人员进入社区教育领域以后所表现出的对岗位的不适应、不胜任与不投入的情况十分普遍。而依赖其他教育形态的工作思路与主观意志来推进社区教育,造成了现今社区教育普遍存在的“学校化”“课程化”“大纲化”的所谓三化僵局。因此,如何解决专职人员的培养、选拔与准入机制的制定等问题,已经成为社区教育能否持续、稳定发展的关键之举。

  (二)岗位无认定序列,职称无评聘途径

  所谓专业准入指的是能否允许从业人员进入专业岗位的一道门槛,而岗位待遇、职称(职务)评聘则直接关系到在岗人员的工作积极性与专业稳定性。我国社区教育的专职人员,除极少数地区以外,大部分社区教育机构均未建立必要的准入制度,也未制定专门的职称序列与评聘办法;兼职人员与志愿者队伍,则更是缺乏有效的管理机制与奖惩激励制度,由此导致社区教育教学成效难以保证。

  关于社区教育师资待遇及职务评聘,教育部于2004年、2016年先后出台的“若干意见”指出,社区教育队伍在“职务、职称、工资和进修等方面应与其他教育工作者一视同仁”。(教育部,2004)而在职称序列与评聘方面,要求各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根据《社区教育工作者岗位基本要求》①制定细则,并探索制定“社区教育志愿服务制度”。(教育部等,2016)

  虽然上述意见的出台对解决社区教育从业人员在专业准入及职称(职务)评聘方面的困境起到了指明方

 
Copyright © 湖州社区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学府路299号 邮编:313000   浙ICP备10039878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