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位置:湖州社区大学 > 理论探索 > 正文
理论探索
 
      理论探索
 
吴遵民、赵华:我国社区教育“三无”困境问题研究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2018年第10期   点击:
 
,pp.149-162)这样一种单一性的经费投入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仅极大地加重了政府的财政负担,而且政府的财政投入一旦减少或无力支撑,则社区教育发展就立刻会陷入停顿乃至倒退的境地。

  为改变以上现状,教育部等九部门于2016年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再次强调加强“社会资本、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对社区教育发展的支持力度,建立“政府投入、社会捐赠、学习者合理分担”的经费筹措机制。(教育部等,2016)但就目前来看,政府单一型的投入机制且投入规模有限的状态仍难以改变。

  (二)基础设施匮乏,开放程度低下

  当下社会处在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攻坚阶段,尤其是面对城镇化、老龄化、国际化程度加速的现状,社区教育也被要求服务于更为广泛的对象,同时承担更为多样的目标。而创建适合当前、当地情况的社区教育设施及学习平台则是确保这一目标得以实现的必要条件。目前,我国社区教育平台建设主要依赖两方面的拓展,一是建设社区教育三级办学实体,二是推动既有资源的整合与开放。虽然这两个方面的开展在我国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果,但距离满足全体社区居民的教育需求显然还相去甚远。

  如在平台建设中,社区教育网络是一个有效途径。在教育部《关于推进社区教育工作的若干意见》中,第一次提及社区教育网络的建设,并指出要建设“以区、县社区学院或社区教育中心为龙头,以街道、乡镇社区学校为骨干,以居委会(村)教学点等为基础”的三级实体网络(教育部,2004)。除此以外,教育部还在2015年提出了设施建设的具体目标,副省级城市、地级以上城市专门社区教育机构或设施的建设比例要分别达到70%和40%。据统计,上述目标在全国实验区和示范区已经取得了初步进展。如2013年全国已经在实验区和示范区建成区级社区教育中心180个、街道(乡镇)社区学校1,744个、居委会(村)教学点(学校)22,097个(如图1)。(杨志坚,张少刚,2015,pp.80-100)以上统计数据表明,实验区、示范区的社区教育三级办学体系已经基本形成,并且重心正在不断下移。然而,非实验区或非示范区的社区教育实体建设的情况则仍不乐观。目前虽然尚没有具体统计数据,但汇集各种信息资料可以发现其滞后状况十分严重,有不少地区甚至还处在空白状态。

W020190702558647458388.png

图1 2013年143个实验区、90个示范区社区教育三级网络统计

  如果仅就实验区、示范区所形成的三级社区教育实体设施来看,其是否已经可以满足社区居民对终身学习需求的答案也是否定的。因为就一所相应设施所对应的居民人数来看,一个区级社区教育中心大约需要关注45.42万人的学习需求,一个街镇(乡镇)社区学校需要关注1.67万人的学习需求,一个居(村)委会社区学习点也需要关注近3,000人的学习需求。如再粗略换算,每人应该拥有区级社区教育中心的面积约为0.02平方米,街道(乡镇)社区学校的面积约为0.03平方米,居(村)委会教学点面积约为0.04平方米。也就是说,即便是在社区教育较为发达的实验区、示范区,要达到社区教育设施为本地居民教育与学习服务的目标也仍然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杨志坚,张少刚,2015,pp.80-100)

  三、无专业人员培养路径,导致专业队伍涣散匮乏

  社区教育队伍,泛指从事社区教育工作的相关人员,它是开展社区教育的重要资源与主干力量,其质量水准与专业化程度直接决定社区教育的成败。我国社区教育工作者队伍的构成包括专职人员、兼职人员和志愿者三个部分。其中,专职人员指直接开展社区教育的管理者与工作人员,包括专门从事社区教育教学、教务或教辅的教师;兼职人员指在各级各类社区教育机构中兼职的专业课教师及相关人员;志愿者指以个体或组织名义志愿

 
Copyright © 湖州社区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学府路299号 邮编:313000   浙ICP备10039878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