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位置:湖州社区大学 > 理论探索 > 正文
理论探索
 
      理论探索
 
吴遵民、赵华:我国社区教育“三无”困境问题研究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2018年第10期   点击:
 
职业教育制度和继续教育制度”,同时明确指出要“完善现代国民教育体系、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可见,社区教育的概念并没有被专门列入,但通过终身教育体系构建和继续教育制度的推进,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其与社区教育的紧密联系。因为终身教育体系的构建不可缺失社区教育,而继续教育的发展要素也与社区教育息息相关。

  以上论断在指导我国现阶段教育事业改革与发展的公共教育政策中可见佐证。其中的两份纲领性政策,《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与《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都主张把社区教育列入终身教育与继续教育的范畴。前者把社区教育看作是“继续教育加快发展、终身教育体系完善开放”的重要内容(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工作小组办公室,2010),而后者则把社区教育视为“继续教育的平台”,并将之与职业培训、技术推广、社会生活教育、扶贫开发等紧密联系在一起。(国务院,2017)

  虽然两份国家教育文件均把社区教育作为重要发展领域而提出,但在最为重要的国家立法中它又失去了“踪影”。笔者以为,这是采用了一种“依附型”的描述手法,即既强调社区教育的发展对整个教育改革与体系构建的重要性,却又刻意回避其与既有教育形态的紧密关系与准确定位。这种既积极肯定却又模糊其身份定位的做法,不仅会误导社会公众对社区教育理念的基本认识,而且也会对社区教育的实际发展造成不容忽视的限制与阻碍。

  (二)理念窄化的误区

  法律定位的缺失与模糊,使社区教育在理论深化过程中应该具有的功能与作用受到了误读与误解,由此造成了诸多偏离现实的发展误区。

  首先,涉及终身教育体系与国民教育体系究竟是一个体系还是两个体系的论争问题,在无形中形成了所谓“国民教育体系即等同于学校教育体系,终身教育体系则归类于校外教育体系”的误解。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我国尚没有出台有关终身教育的国家法律,但在多部地方性终身教育促进条例中,如福建省、上海市、河北省等地通过的“终身教育促进条例”,都无一例外地将终身教育体系定义为“现代国民教育体系以外的各级各类有组织的教育培训活动”。

  把终身教育视为校外教育并与培训活动相提并论,这与当下所形成的国际共识完全背离。目前国际社会对终身教育体系的范畴早已达成共识:应包括“人从出生到老年”一生中的各个发展阶段。换言之,终身教育并不排斥学校教育。终身教育把推进重点放置于学校以外,也不是要排除学校,而是因为学校已经是“制度化”的教育,已获得立法及制度(主要是行政和财政)的保障,因此终身教育现在的发展重点主要是放在那些迄今为止仍然处在边缘地位或还没有被认可甚至还不被认为是教育活动的领域。而其最终目标则是要致力于把学校内与学校外的教育加以有机连接与融合,因为唯有如此终身教育体系才算构建完成。(黄欣等,2011)毋庸置疑,若要实现以上体系构建的宏伟目标,最关键的举措就是要架起学校内与学校外教育之间的立交桥,并有机统合各种教育资源,以围绕人的一生发展服务。若从这一角度来看,上述地方条例对终身教育的理解与定位都无疑有误,其不仅窄化甚至违背了终身教育关于“统合”的核心理念,更从根本上削弱了学校教育在终身教育体系中应该具有的作用和地位。同样,蕴含于体系之中的社区教育也无从与学校教育实现有机的衔接与融通,那么终身教育体系的构建无疑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三)定位模糊的困境

  由于法律层面的模糊定位,甚至还导致了社区教育在实践推广过程中的困惑。社区教育在我国的发展大致可以

 
Copyright © 湖州社区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学府路299号 邮编:313000   浙ICP备10039878号-7